花清弦

〃∀〃

浅篱_:

魔道忘羡手书成员招募
图by:狐球抹酱

招募歌后期一只

男翻唱两只
翻唱原曲:《天若灵犀》
蓝忘机:清冷音
魏无羡:少年音

已有工种:
画师:狐球抹酱 @狐球抹酱
pv:晴小书(微博:晴小书)
填词:浅篱(我)
有意者请私信本账号~\(≧▽≦)/~
占tag致歉

戎昼:

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”

(橡皮章素材源自晓泊〃∀〃侵权删)

嘿嘿嘿〃∀〃美人们来玩啊来玩啊

浅篱_:

发一个群宣~
这是一个不拆不逆曦澄群( •̀∀•́ )
欢迎来玩呀︿( ̄︶ ̄)︿
占tag致歉

【聂瑶】等风来吟

屯了几十天的稿√
单手倔强地发布了√
剧情越来越拖了真是的√
不过完结以后我会修改的√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31

几天前,凤阴山。

金光瑶在白雾缭绕的树林里走着,手里拿着一枚司南,指针摇摆不定。聂明玦不紧不慢地跟着他,顺带打量旁边诡异的景色。周围没有风,静得可怕。

“这里似乎没有凶尸的气息。”捡起石头朝左边丢去,撞击的声音在空旷的上方回响。聂明玦凝视了许久,“这么大的动静,竟没有凶尸闻声而来,有些奇怪。”
“……”
金光瑶低头不说话,假装自己在看方位。嘴角却微微上扬。

他当然知道奇怪了!
只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。
一开始他听见这里有凶尸啊、怨气不纯啊之类的“小道消息”,早就起疑了。人非圣贤,不可能全都豁达处事,仅仅是花了一文钱也有可能死不瞑目,怨气就更别提。虽然只有一半的把握,但根据作案手法和惯性以及癖好,应该是薛洋那个小兔崽子的杰作。
反正迟早有一天还是要被仙门百家万箭齐发地弄死,倒不如现在有所防备……

只是……
现在好像有点不一样了……
是什么呢……
金光瑶心情复杂地垂下了眼敛。
“诶,你想什么呢。”聂明玦疑惑地盯着自己不太对劲的三弟。这人自从与他一同启程时脸色便越来越差,身体虚弱到摇摇欲坠,和那些吃不饱的难民一模一样。如果他不是凶尸,恐怕命不久矣。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金光瑶条件反射地露出一个得体的假笑,“我刚刚……用灵力探测了一下,凶尸和我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——”
话还没说完,几把斧头就凭空朝他们飞来。金光瑶一皱眉,瞬间拉过聂明玦移到身后,结果长袖被划破了一道口子,伤口往外泛着暗红色血液。
“……什么情况……”
大片的黑色阴影在茫茫白雾中影影绰绰,充斥着死亡气息。

(拍胸脯)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老公寄给我的!!!(叉腰骄傲)老公我爱你!!!!! @北云南*

一个精分怎么可以少得了简介这种fashion的东西

大家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是花清弦!!!!!!我爱每一个来看我的你们!!!!

以下是亲属团:(排序就打乱啦!不管怎样你们都是我的白月光!)

这位是可爱的姐姐—— @浅篱_ 

这位是温柔的夫君—— @北云南* 

这位是鬼畜的搭档—— @羽竹羽竹【一个目前不想更文的渣文笔小真空写手】 

这位是有趣的鸠鸠—— @风师大人貌美如花 

这位是漂亮的阿梦—— @荆有云梦🍀 

这位是粗犷的雨汐—— @王者雨汐 

这位是棒棒的糖糖—— @晓星星的糖 

这位是隐藏的大佬—— @用糖拐薛洋. 

这位是善良的天使—— @妖卿玄 

这位是受气的阿错—— @明知错

还有两个群一百多个小伙伴们!我爱你们!!!

【薛晓】月圆(中)

有没有想我(不你们没有)
嗯……我没有经历过地震海啸雪崩……所以也不太会写这方面的灾难……如果描写不准确或者不符合逻辑请见谅!欢迎捉虫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年后。

“同学们,这篇文言文……”
“嗷呜——”
听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嗥叫,晓星尘愣了愣。一个灰色的身影在电光火石中窜进教室,咬住他的衣角就往外拖。
“小狼,你怎么了?”
一直被拖到了操场上,晓星尘赶紧摸了摸崽子的脑袋,及时制止它不太正常的行为,“别闹,我还要上课呢……”
“呜——”
小狼第一次用如此凶悍的眼光瞪着自己,而且竟然不听话,拖得更起劲了。晓星尘有点懵:“乖,听话,有什么事等我下课再说好不好——”
随着一次天旋地转,自己险些跌倒。

怪了,这地怎么会摇?
……
难道……!
晓星尘像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白 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身后发出一声闷响,他僵硬地转过头。刚刷漆不久的教学楼,墙壁裂开了一条可怕的缝隙。教室外的天花板上,仅有的一盏电灯摇摇欲坠。
地震!
脑子里快速地闪过这个念头,晓星尘想也不想就往回冲,不料小狼却拉住了他。
“小狼,你放开!”
“呜!”
“我叫你放开!那是一条条人命啊!你要让我见死不救吗!”
“……”那你的命!就不是命吗!

懊恼地看着主人冲进楼里,小狼没办法,只好也跟了进去。地震像是在酝酿,制造一个属于暴风雨前的宁静。幸运的是,孩子们被一人一狼接连转移到了安全地带,暂时没有人员伤亡。
晓星尘大汗淋漓地把学生人数数了个遍,这才发现少了一人。大惊失色,他立刻又奔回了教室。一个女孩害怕地躲在柜子里,看到老师想要出来,结果好巧不巧,地震开始了。大块的水泥从头顶上方坠下来,阻挡了晓星尘前行的路线。他一边狼狈地躲闪着坠物,一边慢慢地移动到她身边。把人抱在怀里后,晓星尘找准时机便瞬间冲了出去。他找准时机用身体掩护着小女孩,把她转移了出去。 不料,门口的房梁就在他要离开的那时砸下来。

晓星尘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,不过随后竟释然了。

这样有意义的死,或许也挺好……

当他认命地准备命丧黄泉时,一个巨大的物体裹住了他。两个东西一齐滚进了教室的一角。
“小狼?你!你怎么——”
“嗷呜~”
小狼无辜地眨了眨眼后,便失去了知觉。背上是房梁砸出的淤红,晓星尘心疼得红了眼眶。
现在他们是出不去了,只能等搜救队来——
碰——
重物的撞击声给他带来了黑暗。